网站首页 合作共事 党外人士 对台工作 侨务工作 民族工作 宗教工作 非公经济 机关建设
 
首页 > 建言献策
童军教育在中国
发表时间: 2017-11-21   稿件来源:

日前,在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1届世界童军领袖会议上,台湾童军代表以“Scouts of China(中国童军)”身份亮相后引起了网友热议。某些台独分子认为这样的标签会被人理解为“台湾人就是中国人”,因而呼吁台湾民众借此事发声,为台湾“正名”。国内有些网友则以吃瓜态度围观台独分子为此事“跳脚”。若是避开台湾问题这个争议源,有些网友会发现,尽管童军在全球已拥有近4000万成员,涵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在拥有近14亿庞大人口的中国大陆,对于“童军”这一概念却十分较陌生。

事实上,童军运动也曾在中国盛行一时。1912年,留学归来的严家麟面对积贫积弱,饱受战乱的中国,认为非武力与宗教无以救中国,于是参考英美童军教育模式在中国成立了“中国童子军”第一支队。随后,各地童子军组织蓬勃发展,并逐渐整章建制。中国童子军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童子军运动才在大陆消弭。时至今日,中国政府也一直未参与世界童军运动组织,大陆境内的所有童军组织都是民间自发组织,没有得到政府认可,故而国内很少听到童军运动的话题。究其原因,一方面根源于中国童军发展的历史因素。民国时期开创的童军运动只在台湾地区得以沿袭,而台湾问题的长期存在,以及台湾地区在某些方面对“九二共识”的违背,使得中国政府一直未能接受并参与世界童军运动组织。一方面是因为中外儿童教育的文化差异。世界童军运动组织的核心观念中存在着“泛神论”的宗教信仰,这与我国的无神论与马克思主义价值观教育存在文化冲突。

尽管中国政府没有积极参与世界童军运动组织,但由于我国儿童人数众多、教育体制机制不完善等原因,民间不少组织打着童军的旗帜,以素质拓展、野外训练等形式吸引儿童、青少年及家长。只是这些机构大都以盈利为目的,缺乏正规性和系统性,往往背离了童军运动的初衷。因此,童军运动目前在中国面临着官方置之不管、民间乱象丛生的困境,这不仅会扰乱我国的教育市场,也会直接影响给我国儿童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为此,我们既要正视童军存在的合理性,也要有意识地将童军组织导向正规化。

第一,理性吸收世界童军运动组织教育模式,助力儿童教育。世界童军运动组织就其性质而言,是一个世界性的、非营利性的、非政治性的独立组织;就其结构而言,是一个自下而上、民主决策、运作高效的完整组织;就其目标而言,是一个旨在发展青少年身心潜能,促进青少年体能、智识、情绪、群性、及心灵等各方面全面发展,以成为国家和社会良好公民的教育性组织。我国当代儿童教育可以依托此类儿童组织全面开展素质教育与拓展训练,作为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第二,合理选择童军运动的活动内容和形式,打造高效载体。童军活动的实质是将游戏规则化,既通过游戏的形式开发儿童天性,又通过规则化的荣誉制、徽章制、晋级制等激励儿童学习,促使他们达成在相应阶段中应当具备或掌握的知识、技能与态度。因此,我们在儿童教育中过应当予以借鉴,在正规的学校教育之外,设计出一整套符合儿童发展天性的游戏训练方式,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

第三,规范管理国内民间童军运动组织机构,建立童军外交。目前中国属于世界童军运动组织的“潜在会员”,尽管尚未正式参与国际童军活动,但民间童军活动不断,尤其在当前儿童素质教育严重缺乏的情况下,童军运动的发展是大势所趋,因此,我们应当加大管理力度,整顿民间童军运动组织,促进童军运动规范化发展。鼓励国内儿童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性活动,加强国内儿童与世界的交流与沟通,同时,通过儿童外交提高我国儿童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提高我国的国际形象与地位。

 
copyright @2013-2014 www.seastar-s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雨花区统战部主办 雨花区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承办 地址:雨花区机关大院1号楼B座2楼 联系电话:85880126 传真:85880126